减持戴姆勒避免爆仓?吉利官宣:纯属谣言
2019-01-18 13:02来源:我爱汽车网阅读量:

目前来看,吉利汽车2019年刚开年,便在资本市场遭遇一记『闷棍』。

1月3日,大摩发布报告调低吉利汽车投资评级,称吉利车型库存过高,由『与大市同步』降至『减持』,同时狠削目标价约47%,由15港元降至8港元,当天吉利汽车股价大跌8.17%,收于11.92港元;1月7日,吉利发布销量公告,称去年12月主动降低库存,未完成2018全年销量目标,其股价大跌11.28%至10.22港元。

1月8日,受2019年政府将刺激汽车消费消息影响,吉利股价大幅回升8.41%至11.08港元;1月10日,大摩在一份文件中披露,1月4日其在戴姆勒持股从0.34%增至5.39%;1月11日,根据这份文件和其他消息,彭博社报道称吉利控股集团将其所持戴姆勒9.7%的股份减持过半,吉利迅速发布声明予以否认。

但1月11日当晚,有自媒体迅速跟进,曝光吉利在收购戴姆勒股权中使用了高杠杆的『领子期权』金融工具,并作出所谓『吉利面临爆仓』的惊悚论断,引发了投资者高度关注。1月13日,吉利集团再度发布声明,承认在收购戴姆勒股权中使用了『领子期权』,但相关媒体报道对这一金融工具阐述存在常识性错误。

然而,既定伤害已经造成,吉利股价仍受到了这一传言的影响。1月14日,吉利股价下跌3.06%,收于10.76港元。

梳理吉利汽车近期在资本市场的遭遇,以及吉利股价近半年来的持续下行走势,壹姐感觉吉利股价变化真的可以称得上是跌宕起伏了,但与之对应的是,吉利主营业务和自身业绩其实表现相对稳定,那么这些股价起伏从何而来?这背后出现频率过高的大摩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

是战略投资,而不是『短线玩家』

先从最近『吉利减持戴姆勒股权』的传言来看,在这个事件里大家的注意力先是被吉利将减持戴姆勒股权吸引,随后很快就有一篇非常详实的自媒体文件来阐述其中的『内幕』,并第一次提到了『领子期权』这种普通人根本不懂的金融工具,唬住了不少人,而且发文时间选在了周五晚上,留足了发酵时间。

在接下来的周末里,这一传闻迅速发酵,引发了大量的讨论,而且重点被迅速引向了吉利集团利用高杠杆盲目进行海外投资,被知名投行『忽悠』进坑的方向,直到1月13日,吉利官方再度发布声明,正面回应外界猜测和理性解读『领子期权』这一金融『生僻词』。

官方回应称,吉利集团并购戴姆勒股份案例,是迄今为止运用『领子期权』针对单一股票并购规模最大的交易,是中国企业跨国并购的经典案例。期权产品的保险功能及期权策略的灵活性、多样性,保证了整个并购过程平稳顺畅。

吉利进一步解释称,并购期内,戴姆勒股价上下振幅已经超过20%,如若不使用期权,势必导致并购行为亏损。通过使用并不复杂的期权策略,吉利集团有效地控制了股价波动风险,保障了长达一年多的股权收购计划平稳落地。

随后不少业内人士也对『领子期权』作出解读,强调其适用于长期看好并持有股票的战略投资者,可有效控制无限下行风险。简言之,购买者通过使用这一工具,将盈利上限和亏损下限锁定,交易到期收益被在一个区间内徘徊,而这个区间通常并不大,就像一个领口或领结把人的脖子固定在一个范围内。

换言之,吉利使用这个工具收购戴姆勒股份,不会损失太多,但也赚不到高额利润,而这正符合『吉利对戴姆勒是长期战略投资』的说法,吉利还表示希望助力戴姆勒成为电动出行和线上技术服务领域的佼佼者。

去年10月,双方宣布在中国组建合资公司,提供高端专车出行服务,适用车型包括但不限于奔驰品牌轿车、迈巴赫轿车,未来也将使用吉利集团旗下高端纯电动车。同时,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曾多次强调,单打独斗没有未来,吉利愿意与所有优秀企业协同发展,寻求更广泛地合作机会。

机构投资者复杂角色:边做空边买筹

吉利减持戴姆勒传闻的迅速发酵,让人似乎忽略了大摩最开始披露出的那份文件。在这场收购中,美银美林集团和大摩为吉利提供投资咨询,也为吉利代持戴姆勒股份,可以说传闻自大摩而出,但事件被广泛关注并被辟谣后,大摩始终未发一言。

那么大摩做了什么——趁低吸筹。今年一开年,大摩就发布了减持吉利汽车的报告,并将目标价大幅下调至8港元,而在这之后又陆续有不少外资机构下调吉利目标价,一时间市场上充斥着看空吉利的声音。

然而,颇为讽刺的是,大摩在看空吉利的同时,反而在趁低买入,壹姐查询了富途牛牛上最近5日净买入/卖出的十大投资机构,大摩出现在净买入的前十榜单里;而在1月15日、1月16日吉利股价连涨两天后,大摩又登上了16日净卖出前十机构排行的亚军位置。

一位长期关注港股市场的投资人表示,自从金融海啸爆发,大投行们的目标不再是为客户服务赚钱,而是直接赚客户钱,在客户业绩波动时,制造烟幕,打击客户已经不是什么个例。大摩等外资投行是否在恶意做空吉利尚无法确认,但大摩的种种动作以及由此达成的客观效果,确实很难排除借做空吉利『狂捞一笔』的嫌疑。

就在大摩1月3日大幅下调吉利目标价的一个月前,大摩还发布报告称看好吉利汽车未来业绩,将评级从减持上调至持有,目标价由10港元升至15港元,而其在报告中给出的一个理由就是『行业库存下降』。但在1月3日的报告中,大摩直指吉利汽车博越库存过高,可事实上,根据汽车流通协会的数据和吉利官方的说法,其经销商库存在12月明显下降。

为了避免给经销商增加不必要的库存压力,吉利放弃了年初制定的158万辆销量目标,仅以150万辆的销售业绩收官全年。而在2019年的全面销量目标的制定上,吉利也相当谨慎,公布其今年全年的销量目标仅为151万辆,相对于去年全年实际销量仅增加一万辆。由此可见,大摩在调低吉利股价预期前,所释放出的吉利库存过高的风险警示,并不符合实际。

做空套路不深,但收益前景稳定

吉利汽车确实在去年最后一个月销量大幅下滑,但吉利在减轻经销商库存也是事实,而即便如此,吉利去年全年销量仍保持了20.3%的增长,达到150万辆,市场占有率由2017年的5%提升至6.3%,而且吉利是自主品牌里少有的SUV、轿车平衡发展的企业。

2018年吉利控股集团旗下各品牌累计销量达215万辆,从2015年的100余万辆提升至200余万辆,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同时,吉利集团旗下各品牌协同效应、整体研发实力等也都不断加强。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吉利都是自主品牌的领军者之一,而且或许会成为未来3-5年里,其中销量增长和盈利业绩最好的一个。这样鹤立鸡群的吉利,放在资本市场上『树大招风』一点也不奇怪。

而在短期里如果能做空吉利股价,并通过趁低买筹的方式大肆建仓,在不远的将来一旦吉利股价强势反弹(这极有可能是大概率事件),收益最大的那个当然是包括大摩在内的机构投资者。


    分享: